创业首页 | 创业手册 | 网上创业 | 创业故事 | 创业必读 | 创业指南 | 创业热点 | 创业文本 | 创业点子 | 创业测试
创业项目 | 创业杂谈 | 特许知识 | 财富案例 | 品牌点评 | 政策法规 | 店铺运作 | 加盟宝典 | 超级导购 | 品牌经营
项目直通车!
女装 男装 内衣 童装
休闲装 运动装 饰品
个人创业免费登记
红凯贝尔
Dins底色
茜子
班吉鹿
它钴
双加OK
童乐坊
CRZ
小当唛
翩翩女孩-隽
MGS曼古银
晶石灵
经典故事
玛琪曼蒂
快活龙
中国企业创始人分手调查:爱多VCD的倒掉
[字体: ]  2010-11-18 服装加盟网 浏览:783
  

  在1990年代,爱多VCD曾风靡一时。作为“标王”,胡志标也广为人知。但谁也没有想到,在爱多危难之时,胡志标的创业伙伴陈天南给予了他致命的一击。陈天南的“律师声明”,成为了压死爱多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创始人关系角度解读爱多

  在研究失败的案例中,爱多是非常经典的一个。很多媒体和书籍都讨论过爱多,此外,爱多还曾登上多家商学院的讲堂。

  胡志标“复出”后,曾到多家机构和学院游学,他向媒体表示,在上课时,就多次遇到教授在讲爱多的案例—当然,教授们并不知道他就坐在台下。胡志标称,很多人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爱多,学财务的从财务的角度,学法律的从法律的角度,学零售的从零售的角度。但他并不认同很多人的分析,包括那本曾风靡一时的经管书籍《大败局》(此书收录有爱多的案例)。

  不管是教授还是媒体,抑或是外界的观察者,在分析爱多时,都在分析爱多是如何失败的,几乎没有人专门从胡志标和陈天南之间关系的角度去剖析爱多。事实上,胡志标和陈天南关系的演变,值得很多创业者去思考、借鉴。

  在创业初期,两人配合得很好。而从1997年起,随着爱多走上正轨并广为人知,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发生了变化。最初,陈天南是失去了决策权。“标王事件”、“阳光行动A计划”、“阳光行动B计划”、对抗新科……事后证明,这些决策都关乎爱多的生死,但作为和胡志标平等的大股东,陈天南却不能插手。这让陈天南对胡志标失去了信任,这也是为什么当胡志标让陈天南停止爱多工业城项目时,陈天南会解读为当初让他负责该项目就是为了将他支走,从而让爱多变成胡志标的“一言堂”。

  从1998年开始,胡志标基本上独揽大权,财政大权则由自己的太太林莹掌管,这自然助长了陈天南的不满,也给他带来了不安全感。因此,当陈天南得知,爱多已负债累累,胡志标又私自成立子公司,而答应退还的5000万元股金又没有兑现时,便认定胡志标是在转移资产,随后,就以律师声明的方式给予了胡志标致命的一击。

  在胡志标和陈天南的关系上,胡志标始终没有对外解释两人分裂的原因。陈天南曾对个别媒体讲述过和胡志标相识、合作、分手的经历。从经验来看,单方面的叙述是需要审慎对待的,我们不能断定,错误和责任完全属于胡志标。但从可以认定的事实来看,胡志标主要犯了两方面的错误。

  一是没有体现对创业伙伴的尊重。毫无疑问,在爱多的成长过程中,胡志标的企业家才能发挥了重大作用,其贡献也远大于陈天南,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因此而漠视陈天南。从股份结构上看,陈天南和胡志标同为第一大股东,这有着清晰的法律界定。胡志标无视陈天南的权益,认为自己集总经理和法人代表于一身,就可以自由支配企业,显然是过于自我了。

  二是在处理合作关系上选择了错误的处理方式。胡志标是否可以让陈天南离开?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问题是胡志标完全可以采取比较温和的方式,例如让陈天南退股、让陈天南负责其他业务或创办其他企业等。但胡志标却采取了独揽大权,排除异己的“权谋之术”。

 

[[[PmPage]]]

 

  “好聚好散”永远是创业伙伴应该追求的目标。在合作时,就应该依靠契约精神和信任“风雨同舟”。当发现彼此不合适时,也可以在满足创业伙伴合理权益的条件下,友好地分手。

  被创业伙伴拉下马的“标王”

  枭雄相聚

  纵观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商业史,你会发现,很多名噪一时的企业家都是“草根”出身,爱多创始人胡志标和陈天南也不例外—两人都出身贫寒,文化程度也都不高。

  胡志标是中山市民众镇人。1986年,胡志标去中山市一所职业学校学习电器维修,认识了陈天南。两人住在同一宿舍,很快就成为了朝夕相处的好朋友。从学校毕业后,胡志标回到家乡开了一个电器维修店,陈天南则在中山市东升镇的一个小厂打工,做产品推销。

  有一天,胡志标找到了陈天南。胡志标认为,电器维修的生意并不好做,不如合伙办一个工厂。经过商议,两人决定办一个小型变压器厂。据陈天南回忆,当时胡志标并没有什么钱,是他拿出了4000元作为启动资金,但算胡志标50%的股份。随后,他们在东升镇成立了艺通电器配件厂。生产出变压器后,胡志标和陈天南一人扛着一袋拿到广州去卖,那时,他们只有18岁。

  拿现在的话来说,亿通是一个典型的“山寨工厂”。几年后,胡志标和陈天南又改做游戏机和学习机,并将厂名改为“升达电子厂”,由陈天南负责生产,胡志标负责营销。

  1994年,当时中国最大的学习机制造企业小霸王公司曾派人到升达打假,认为其生产的是假冒的小霸王学习机。事实证明,升达并没有造假——它所用的学习机软件和小霸王的非常相似,是升达从一家软件公司买回来的。虽然躲过了打假风波,但胡志标和陈天南意识到,公司没有属于自己的技术肯定是不行的,便开始广招技术人才。同年,经员工介绍,胡志标和陈天南认识了电子专家刘强。从刘强口中,两人第一次听说了VCD这个词。刘强认为,VCD一定会在中国流行起来,只是技术还不成熟,此外,如果要做VCD至少需要几百万的启动资金。经过商议,胡志标和陈天南毅然决定进军VCD市场。他们用优厚的条件挖来了刘强,并从香港买回了由美国C-CUBE公司制造的VCD芯片和一堆英文说明书。1995年6月,通过悉心钻研,刘强终于开发出了VCD样机,取名为爱多,一款在日后颠覆VCD市场的产品由此诞生。

  1995年7月20日,胡志标和陈天南共同投入80万元注册资金,成立了中山市爱多电器公司,两人各占45%的股份,另外10%股份则由公司所在地东升镇益隆村拥有,爱多正式“起航”。

  “快公司”爱多

  胡志标并没有受过专业的商业训练,但却对做宣传和做市场有着惊人的天赋。1995年11月,爱多在《羊城晚报》上做了据称是国内的第一条悬念广告,迅速打响了知名度。同月,胡志标又投入重金,买下了中央电视台体育新闻前的5秒标版,成为首家在央视做广告的VCD厂商。有了知名度后,胡志标便派人在各地找经销商,通过“现款现货,款到付货”的方式,拿到了2000万元的预付款。

  1996年4月,爱多在华南地区已小有成就,胡志标大胆提出“要把红旗插遍全中国”。

 

[[[PmPage]]]

 

  1998年8月,爱多成功登陆上海,完成了全国第一轮推广。随后,爱多又找到成龙拍广告,耗资450万元——这几乎是爱多一年的利润。1996年11月8日,爱多以8200万元争得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后的一个5秒标版,夺得电子类第一名。

  爱多的广告战十分奏效,众多经销商纷纷找上门来,使得爱多VCD的销量大增。胡志标并不满足,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刚过1997年春节,爱多便发起了“阳光行动A计划”,实施了两次大规模的降价,有力地阻击了竞争者。1997年,爱多的销售额从1996年的2亿元增长到16亿元,并出现在中国电子500强的排行榜上。1997年11月,在广告上尝到甜头的胡志标又做出了惊人之举,以2.1亿元的天价获得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后5秒黄金标版,成为第四届“标王”,从而震惊全国。同样在11月,亢奋的爱多又推出了“阳光行动B计划”,大意是将为广大用户提供增值服务,要建设“爱多阳光服务网络”,推出“金碟工程”、“宝典工程”和“千店工程”等。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计划,但实际上却缺乏操作性。更重要的是,胡志标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耗资庞大的工程,据保守估计,也需要2亿资金的支持,已经远远超出了爱多的投资能力。最终,“B计划”草草收场,仅开了几个“爱多增值连锁店”后便无疾而终了。虽然“B计划”只浪费了400多万元,但爱多却是自毁形象,士气大挫,并从此走上了下滑的曲线。

  1998年5月,爱多在北京、上海两地的商场对当时的行业老大新科展开了围剿。虽然当时“B计划”已经重重受阻,但胡志标早就“杀”红了眼,发誓要占据行业第一的宝座。爱多主要使用两招:一是大降价,二是进行“买就送”的活动—这是一场不计成本的厮杀。1998年6月,爱多在全国大商场的占有率从1997年的16%增长到23%,与新科共居排行榜首位。

  爱多似乎打赢了这一仗,但在和新科缠斗的半年中,爱多共耗费了1.5亿元,产品也是“卖一台,亏一台”,导致爱多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股东之争

  在1997年之前,胡志标和陈天南犹如咬合在一起的两个齿轮,一人主外,一人主内,配合得很好。而从1997年开始,两人之间开始产生矛盾,并逐渐恶化。在外人看来,爱多一路狂飙,高潮迭起。但实际上,在爱多飞速发展的背后,胡志标和陈天南之间的矛盾犹如暗流一般,在不断地升温、涌动。

  1997年5月,中山爱多更名为广东爱多,注册资金增加到2000万元,法人代表也由陈天南变更为胡志标。据陈天南披露,胡志标认为自己名声在外,为了办事方便,主动提出要变更法人代表。而陈天南认为,只要对爱多的发展有利就行,谁当法人代表都无所谓,便同意了。但没想到,大权独握的胡志标从此开始“目中无人”了。

  1997年11月,自信满满的胡志标走进了北京梅地亚中心,以2.1亿元获得了央视广告的第四届标王。但在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陈天南表示,2.1亿天的天价完全是胡志标冲动的结果。此前,爱多曾为投标召开董事会,商定投标的上限是1亿元—如果超过1亿,爱多就难以承受。但胡志标却是赌着气要拿标王—我不当可以,除非步步高的段永平(博客)也不当。另外,胡志标笃信,即使付不了那么多钱,中央电视台也不敢停播爱多的广告,上一届标王秦池3.2亿的标额,据说只付了1个多亿,而当年销售额增长近10倍。

 

[[[PmPage]]]

 

  标王事件之后,胡志标让陈天南负责建设爱多工业城。而这也正是陈天南多年的愿望,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其中。陈天南在益隆管理区征了200多亩地,进行了半年的筹备工作,就在即将开工之际,胡志标突然找到陈天南,要放弃这个项目,原因是爱多资金紧缺,要把这块地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陈天南历陈工业城的种种好处,希望能够动工,但胡志标还是依然决定“不建了”。陈天南自然十分气愤,毕竟他已经为此耗费了半年的心血,而胡志标只用几句话就将这个项目判了死刑。而在日后的回忆中,陈天南将胡志标让他负责规划工业城的事件解读为,是胡志标有意将他支走,不让他再参与爱多的决策。

  爱多成为标王后,知名度确实更高了,但却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应—投入2.1亿的广告费,产出的是30亿、60亿的高额回报。此外,胡志标决心要让爱多成为真正的王者,市场占有率一定要占据首位,于是,便向当时VCD的老大新科发起了攻击。虽然爱多最终达到了目的,市场占有率和新科平分秋色,但却损失惨重。陈天南认为,这是一种疯狂的、不理智的行为,但他还是阻止不了胡志标。陈天南感到,爱多已经陷入了危机之中,而他又爱莫能助,便找到胡志标,要求退股,股份折价5000万元。胡志标答应了这一要求,并和陈天南商定,因为爱多资金并不宽裕,5000万元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当陈天南提出退股后,便不再去爱多上班,和胡志标合作了十几年的情谊就此搁浅。

  “击杀”胡志标

  1999年1月,胡志标举行了一场轰动一时的婚礼:138万响的鞭炮,18辆车牌号连在一起的白色奔驰花车,1000多位身份显赫的贵宾,彰显了“标王”的气势。

  胡志标似乎是事业爱情两得意,令人羡慕。然而,仅仅过了两个月,一份律师声明就如晴天霹雳一般,让胡志标陷入了深渊。

  1991年4月7日,陈天南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律师声明,声称爱多新办的所有子公司均未经董事会授权和批准,其所有经营行为和债务债权均与“广东爱多电器有限公司”无关。在此之前,因为资金链出现问题,爱多已是运行不畅,摇摇欲坠了。陈天南发表律师声明后,更让爱多的相关利益者对爱多失去了最后的信心。陈天南为何要这么做?

  陈天南对媒体表示,胡志标承诺要退换他5000万元股金,但一直没有兑现。他曾找过胡志标多次。一天,他去爱多办公楼找胡志标,发现在办公楼前聚集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这些人都是来要债的,有人甚至举着两条长长的横幅,上面写着“爱多一直在努力赖债,我们一直在努力追债!”。这些债权人主要是爱多的供货商和经销商,都曾和爱多有过“蜜月式”的合作,但从1998年初开始,他们发现爱多似乎出现了问题—供货商的应付账款爱多一拖再拖,经销商早就把钱打了过去,爱多的货却迟迟不能上架。经过长时间的拖延后,爱多的债主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便集体找上门来。

  面对此情此景,陈天南马上找到胡志标,要求进行财务审计,但又一次遭到了拒绝,陈天南长期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从1998年开始,胡志标基本上独揽大权,财政大权则由自己的太太林莹掌管,陈天南声称自己是“隔着玻璃看别人跳舞”。1998年4月,为缓解资金压力,胡志标开始进行多元化,成立了中山市爱多数字视频设备有限公司、中山市爱多音响设备有限公司和广东爱多音像有限公司,而这些子公司并没有陈天南一分钱的股份。

 

[[[PmPage]]]

 

  陈天南担心胡志标转移资产,于是在要求审计未果后,便向胡志标发起了致命一击—发表律师声明。

  爱多的衰败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即使陈天南不发难,爱多恐怕也难逃失败的厄运。但陈天南的律师声明无疑是让爱多崩塌的“导火索”,它让病入膏肓的爱多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随后,快速成长的爱多又划出了一条快速陨落的曲线。

  在陈天南和另一股东益隆村的联合下,胡志标被迫让出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位置。虽然在给陈天南开下“空头支票”后,在部分经销商的支持下,胡志标得以“复辟”,但他已无力回天。1999年12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东莞宏强电子公司等申请债务人广东爱多破产还债一案,广东爱多进入破产程序。

  1999年10月,常年为爱多服务的广东蓝色火焰广告公司以2000万元债权人的身份获得爱多品牌的使用权,并开始推出新的爱多产品。但没过几个月,一家新组建的中山爱多公司突然宣布,以1000万元的价格从广东爱多公司受让到了爱多商标。为此,“蓝色火焰”将中山爱多告上法庭。

  1999年12月,胡志标与当年的老对手新科结成联盟,宣称要依仗原有的品牌优势和营销网络,和新科一起共同进军DVD市场,但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2000年4月18日,胡志标在中山一家酒店度假时被汕头警方拘留。2003年6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票据诈骗罪、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胡志标有期徒刑20年,并罚款65万元。

  2004年11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胡志标的票据诈骗罪不予认定,二审改判为有期徒刑8年,罚款25万元。

  后记:“标王”复出

  2006年1月20日,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胡志标提前获得假释。据称,在狱中,胡志标喜欢上了篮球,并一直在捧读历史和管理方面的书籍。

  出狱后没多久,胡志标就再次走上了商场,一家做节能灯的企业聘请胡志标以顾问的身份参与经营。这家企业在2006年7月成立时取名为“彩宴”,原因是冯小刚的电影《夜宴》即将开播。在胡志标的策划下,“彩宴”似乎又复制了爱多的做法:在知名媒体上同时出现巨幅广告,宣告“彩宴”作为《夜宴》的赞助商,与《夜宴》同步上市。随后,“彩宴”又快速发展了100多家专卖店,并号称一年内要开到200家。但事与愿违,“彩宴”并没有实现“高投入,高产出”。2007年春节前夕,彩宴资金链紧张,胡志标最终也离开了这家企业。

  2009年11月,胡志标受邀参加创业家年会,并参与了一场分论坛,这是他出狱后首次出现在公众场合。人们发现,曾经“狂傲”的胡志标变得谦卑、彬彬有礼。很多人都不相信,看起来很“老成”的胡志标只有40岁。但在发言时,胡志标似乎还是秉性不改:“我姓胡,小胡。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爱多VCD;27岁的时候曾经带领爱多集团做了27亿;曾经在美国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一段话以后,使跨国公司的股票从6块钱上涨到了68块;曾经接受过飞利浦非常高规格的接待—红地毯加私人飞机。后来因为其他的原因,公司倒闭。 ”

 

[[[PmPage]]]

 

   在年会后,胡志标接受了几家媒体的采访。有意思的是,胡志标并不认同知名书籍《大败局》中对爱多的分析。胡志标认为,爱多的财务、品牌、市场、管理没有任何问题,《大败局》的作者吴晓波(博客)“并没有读懂爱多”。而在记者追问爱多为何倒掉时,胡志标又语焉不详,他将原因归结为不懂政治,重蹈了胡雪岩的命运—这似乎是一种最容易开脱,又可以不讲清楚的理由。

  经历了一两次不成功的“打工”经历后,在2009年,胡志标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主要开展三项业务:咨询、培训和投资。胡志标称,他想帮助中小企业成长:“我不想他们走弯路,我的目的就是提醒他们,帮助他们。这个国家要和谐,靠什么?靠的就是一千多万的中小企业,如果中小企业都健康持续发展,这个国家就会和谐。”

  在巨人集团倒掉后,史玉柱重新创业时也是40岁。有人猜测,胡志标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史玉柱,而胡志标坦言,他的心态和价值观和史玉柱(博客)是不一样的:“我不做英雄,最多只做英雄的服务员。”

  (本文来源:《管理学家》杂志)

新闻来源:《管理学家》杂志  
[ 收藏此页到: ViVi | 狐摘 | 天天 | 和讯 | 博采 | 我摘 | 添加到生意宝 | 天极]
网站介绍 | 男装店加盟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 免责说明
 电话:021-62411306 传真:021-62413280
品牌加盟咨询QQ群:80836417 102998561(已满)(服装) 95173220(童装) 102994190(内衣) 57608143(饰品) 82051951(孕婴童)
品牌行业QQ群:100028175 (服装) 57550922(童装) 100040161(内衣) 57608143(饰品) 50980046 (孕婴童) 105967192 (童车童床)
版权所有 服装加盟网 2005-2013 沪ICP备0750396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3199号
为了您的权益不受侵害,服装加盟网提醒“您在加盟代理服装服饰孕婴品牌时,请认真考察欲加盟代理服装服饰孕婴品牌的资信度!!”